宁浩:不好玩,不电影
发布者:冯喜林|发布时间:2014-04-17 16:34:48|来源:|点击:10|分类:微资讯 >

微明星网 宁浩 电影 北京国际电影节 心花路放

宁浩是2014北京国际电影节的评委之一,也是三位中国评委之一。另两位一位是他的偶像吴宇森,一位是他的同行陆川。我们的采访首先从这个新兴的、国际性的电影节开始的,即使外界把他这次评委活动看成一项严肃的工作,但他始终认为这更是一次“玩”的旅程——看好电影、推荐好电影。当谈到新片《心花路放》,他觉得这次要突破自我的喜剧模式,侧重情感的表达。他不认为自己的喜剧是一种嬉皮笑脸,而是一种严肃荒诞。在严肃的喜剧创作中,表达自己寻求新鲜、刺激,碰撞时代的勇气。最终造就了那个不一样的喜剧式的宁浩。
 
Q&A
 
Q:您作为北京国际电影节的评委,您认为这个电影节的气质应该是什么样的?期待是什么?
 
A:因为我也是第一次参与电影节的活动,刚好前两次都不在,但是北京国际电影节从起步来说就已经造成了比较大的影响。由于我们国家现在电影市场的容量和工业的能力已经不容小觑,在国际有着重要影响力。所以我希望就是电影节能够以更自信的姿态走向世界,让大家看我们这是个更开放、包容的(电影节)。或者更活跃点,更happy点,更好玩点。
 
Q:北京国际电影节作为一个新的电影节,您觉得它更应该偏重哪些方面?
 
A:你这都是问广电总局局长的问题吧(笑)。我只是个评委,我觉得我要做好我的工作。
 
Q:那您想在这个电影节上看到什么?或者想体验到什么?
 
A:我就想好好看电影,看更多的好电影。我当然希望参加我们电影节的都是好电影,现在叫好电影来挺不容易。
 
Q:您作为本土的评委,会不会对华语电影有所偏心?
 
A:我看华语电影会更直接,我会更理解这个(华语电影)文化。因为我喜欢看的电影本身就都是亚洲文化圈的作品,日本、韩国的,更偏东亚文化。从我接受来说是这样的,但我也一样喜欢、尊重国外的同行,他们有不一样的文化和视角。但从我个人来说,我很喜欢本土电影。
 
Q:那您期待中国电影的潮流和时尚会有什么变化呢?
 
A:你这说的都是明年的事啊(笑)。我期待中国电影票房越来越好,首先我觉得(电影)仍然是要走向市场的,因为票房就是投票嘛,观众看得就多。除了票房以外,还能再有点别的就更好了。(奖项?)。不是奖项,希望票房之外,还能带来点思考。其次我觉得多样化很重要,包容让多样化的电影出现。
 
Q:先取票房,然后带来一点思考。这是不是也是您一直坚持的创作理念?
 
A:我是吗?我哪部片子有大票房啊(笑)。你们误会我了,我加起来都不够十亿呢(大笑)。
 
Q:外界对您是一个商业导演有一点点误会?
 
A:他们说的也没错,我也是一个商业导演,在导演身上把商业、文艺给对立是有问题的。实际上我还是希望我自己是个商业导演(笑)。
 
Q:那还是说下新片吧,这部和徐峥、黄渤合作的新片,已经由原来的《玩命邂逅》改成《心花路放》,特别把“路”这种公路片的标签放进去,它是一个公路喜剧片吗?
 
A:是,但不仅仅是,还有别的元素。有这个(公路喜剧片)的方向,但这次会更侧重于情感,玩点新鲜的。过去的电影对我来说都是一类,我希望炒点新菜。
 
Q:前段时间徐峥也接受过我们的专访,他提到可能短期之内还会做喜剧。您之前也拍过一个民国时期的电影,那您将来会不会尝试更多的题材和类型,比如说恐怖片、科幻片?
 
A:对我来说,是什么东西比较刺激,才可能去做,要好玩。首先不会是一个拍了好多遍、挺无趣的一个东西,我总想能够有点不太一样的。所以其实是有可能的。我一直在做喜剧,但其实喜剧片这个概念是很模糊的,拍别的(类型)也可以很喜剧,科幻片也有很喜剧的。喜剧是一种气质。我有时候拍东西不是很想拍成喜剧,我是很严肃的拍,你们说是喜剧我也不明白。
 
Q:那是黑色喜剧吗?
 
A:其实也没有,我后来想,把我的电影剪成片花其实都不是喜剧,后来我试了一下,把《疯狂的石头》和《疯狂的赛车》剪成30分钟、30秒的片花,你肯定看不出来这是个喜剧片,你可能会觉得这挺暴力的,是一个动作片或者是挺沉重的东西。我其实没有去追求喜剧,我觉得“笑”可能是一种气质吧,所以在我的事业中主要的都是荒诞戏。这种气质我想扔也扔不掉。
 
Q:这种荒诞气质成为了“宁浩”的标签?
 
A:不是,是我只会弄这样的,我只会这么看世界,那我就这么来呗。但是,刚才说了类型,什么类型我都愿意尝试,只要它够新鲜够好玩。
 
Q:那您就是内心一直有这样一种追求新鲜刺激的心态?
 
A:嗯,对,不然干嘛拍电影啊。
 
Q:跟您同年龄的导演,比如徐峥、刁亦男、程耳、滕华涛等这些所谓的“少壮派导演”崛起,对您来说有什么触动?
 
A:没有啊,他们都是老前辈,哪个岁数都比我大(笑),向前辈学习。
 
Q:那您觉得您跟他们有区别吗?
 
A:我比他们小点吧……
 
Q:接下来您有什么新的计划和打算呢?
 
A:先把《心花路放》弄好看、弄完美,我还是挺享受这个电影的制作过程,因为我觉得这片子还挺好玩的,它能给我点刺激。先把这个做完,然后再做一个没玩过的。弄一科幻片什么的……
 
Q:现在国内对于科幻题材也是蠢蠢欲动,好多都已经立项,那您有具体的打算吗?
 
A:我要是拍的东西跟别人的一样,那我还拍什么呀。我拍出来的肯定不一样,不用担心,拍一百遍还会再拍,还会不一样。
 
Q:那您觉得您的喜剧也跟别人也不一样吗?具体在哪里不一样呢?
 
A:我觉得不太一样,目前我看来是的。(那您是刻意在寻求这种不一样吗?)没有,我只会这么弄,我的方式就是这样,不会那种特别嬉皮笑脸式的,也犯不着,生活也可以有很严肃的喜剧。这两种东西(严肃和喜剧)碰撞出来的东西让我感到有趣,但是有趣和搞笑还不一样,有趣是好玩。
 
Q:回到电影节的话题,您心目中最喜欢的十部电影是什么?作为这次采访的结束。
 
A:《少林寺》、《英雄本色》、《霹雳贝贝》、《小兵张嘎》、《天书奇谭》这个动画好看、《黄土地》太震撼了、《喋血双雄》、《大话西游》、《功夫》也很好看。
 
Q:那您自己的电影呢?
 
A:《疯狂的石头》。
 
宁浩是个很会聊天且风趣幽默的人,从其作品中那种不羁的喜剧风范就能看出来。在采访中,宁浩也是笑着回答我们的问题,时常蹦出一些搞笑的句子,逗得现场人员哈哈大笑。但他却很认真的强调,他所理解的喜剧是一种荒诞的气质,这或许是他认为的一种与世界交流的方式。日本文豪太宰治曾写道“啊!悲伤地人们总是会笑”,电影史上许多或伟大或优秀的喜剧演员,生活中可能是严肃和认真的,与其银幕角色形成了奇妙的反差,比如说巴斯特·基顿、卓别林,抑或是周星驰、陈佩斯。宁浩的喜剧,是严肃而充满意味的,是他看待这个世界的方式,且他还在孜孜不均寻求一种更新鲜的交流方式,或许是科幻片、恐怖片,一切皆好玩。以这样的心态,这位“十亿未满”的导演,将来票房记录可能有十亿、二十亿……他不拒绝高票房。(转自大众电影)

相关热词搜索:宁浩 电影 北京国际电影节 心花路放

上一篇:巨星空降,电影人集体狂欢——第四届北京国际电影节开幕
下一篇:《我一直在》新锐纯爱唯美系美女导演蔡若兰的成功背后

分享给你们的小伙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