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影人“求合作” 合拍模式待升级
发布者:冯喜林|发布时间:2014-04-23 15:55:29|来源:|点击:10|分类:微资讯 >

“中国现在是全球第二大电影市场,我非常希望能跟中国电影人合作。”阿方索·卡隆的一句话道出了国外电影人的心声。

微明星网 海外影人 阿方索·卡隆 合拍模式 中国电影人
 
随着近几年中国电影市场的爆炸式大发展,全球电影人的目光纷纷投向中国,今年北京国际电影节上的国际展商数量首次超过国内展商就是一个例证。在共同的合作中,外国公司希望能够不断深入中国本土电影市场,获得更多的市场份额;而中国的电影公司也寄希望于通过与好莱坞电影公司的合作,在不断提高自身水平的同时,还能够努力为中国本土电影拓展海外市场。
 
以往的合拍,中美组合是绝对的主流,但从今年北京电影节反馈的信息来看,中国电影的“朋友圈”似乎正在扩大,除美国外,法国、新西兰、泰国等国家的影人纷纷向中国电影“求合作”。
 
第四届北京电影节期间合拍项目一览
 
1、中影与派拉蒙影业将于今年10月份开拍3D奇幻动作片《马可·波罗》。影片将由好莱坞某一线著名导演执导,并将汇聚好莱坞、中国及韩国一线明星阵容。
 
2、基美影业将与吕克·贝松的欧罗巴公司合作打造《勇士之门》,吕克·贝松亲自操刀剧本,并担任影片监制,德国新生代导演马蒂亚斯·霍恩执导,今年下半年开机,影片会在中国、美国和欧洲三地取景,拍摄总预算约为3000万美金。法国欧罗巴公司负责全球发行及版权销售,基美影业负责大中华区(中国、香港、台湾)发行,并享有全球票房收入的分成。
 
3、3D技术公司灵动力量启动两大中外合拍片项目。一部是庞洪和好莱坞制片人比尔·麦克尼柯联合制作,范冰冰、皮尔斯·布鲁斯南领衔主演的中美合拍片《日月人鱼》;另一部是与DMG集团合作的《我盛大的澳洲婚礼》,由侯咏掌镜。两部影片将于2015年上映。灵动力量技术入股。
 
4、国影智翼(北京)、麒麟国际(洛杉矶)、灵树电影(新西兰)将投资5000万合拍探奇类电影《灵树》。该片将在今年6月于新西兰正式开机,新西兰导演安迪·康兰担任导演,制作班底来自《霍比特人》、《指环王》、《加勒比海盗》等系列电影原班人马,2015年面向全球发行。
 
5、大盛国际传媒投资超过3亿打造中美合拍战争爱情片《飞虎月亮花》,《碟中谍》系列制片人葆拉-瓦格纳加盟,剧本初稿由金球奖最佳编剧娜奥米-芳娜执笔。将请一位好莱坞有过成功商业片经验的导演执导,主演也会请中美一线演员。影片预计年内开机,纯英语制作,计划全球发行。
 
6、中、美、日三方将投资3亿元合作拍摄3D巨幕电影《成吉思汗宝藏》。该片以成吉思汗陵为故事背景,美国著名导演奥利弗·斯通除了担任影片的监制、帮助片方创作一个面向世界的故事外,还将负责影片的海外发行。
 
7、中国云南电影集团和美国电弧光影业共同投资的《最后的战争》在本届电影节发布了片花,并签约开拍续集《迟来的和平》。电影《最后的战争》由好莱坞著名导演尼克·鲍威尔执导,海登·克里斯滕森、尼古拉斯·凯奇、刘亦菲、安志杰、吉克隽逸等联袂主演,预计今年9月或10月在中美上映。
 
8、投资6000万美元的中美合拍片《海盗女王》,以及《铁木真大帝之传说》(3D)也在电影节期间签约。据片方透露,《海盗女王》是一部主要面向美国市场的3D大片,讲述一位中国女海盗在海外的传奇经历。
 
9、中法合拍片《画框里的女人》由法国导演查理·德莫执导,范冰冰与梅尔维尔·珀波主演,故事以法国传教士画家王致诚在宫中为皇后画肖像画为主线,全景式地展现了清朝宫廷内部权力斗争及情感纠葛的众生相。据悉,该片将于2015年公映,而且会在上映前先参加国际A类电影节。
 
10、中泰合作惊悚悬疑电影《按摩师》宣布将于今年5月1日在泰国正式开机。电影《按摩师》是中国电影首次与泰国专业惊悚片团队深度合作之作,由北京瑞盛太合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出品,著名演员林保怡、高捷主演,力邀泰国悬疑大师塔韦华·温泰(Taweewat Wantha)操刀。
 
(注:以上内容根据公开报道不完全整理,部分项目并非法律意义上的合拍)
 
第四届电影节期间“合拍”观点荟萃
 
合作需要更深的文化融合
 
奥列弗·斯通 美国著名导演
 
代表作《野战排》《刺杀肯尼迪》等
 
两国电影合作,资金很重要,但是不能只盯着钱。很多国际合作的影片都做得不好。我们看到很多影片加了几个中国演员, 讲了很多中国话,但这并不能让演员有更大发挥,也不能让影片变得更好。还有一些电影表现了外国人在中国的经历,比如《变形金刚4》。但我觉得这样的合作太表面了。我们的合作需要更深地融合。
 
我对1970年代的功夫片印象很深,我非常热爱这些电影里的形象和服装。这里面有非常真实的中国传统文化,但现在这些东西几乎没有了。全球化让很多东西发生了变化,这些变化使电影丧失了本质的真实性。我们需要重新思考这个问题。我们需要坚持一个国家的文化特色,坚持我们的理念。
 
合拍最重要的是沟通
 
阿方索·卡隆 墨西哥著名导演
 
代表作《地心引力》
 
让中国元素成为一部电影的有机组成部分才是不被吐槽的关键,而不仅仅是金融交易而已。对我来说,如果摄制人员来自美国,拍的却是拉美电影,这是很奇怪的,这样的电影会让我觉得不舒服。拉美电影就讲墨西哥语或者西班牙语,想做美国电影,我就把场景设置在纽约。重要的是,故事一定要流畅。
 
合拍最重要的是沟通, 这种沟通只有在我们真正有内容去沟通时才有意义,而不是仅仅用沟通来作为商业交易的借口,为了沟通去沟通。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电影市场,需要创建自己的模式去与好莱坞电影竞争。在电影里加入中国元素是可以的,但最重要的是必须创建起我们自己的创作模式,它与其他模式可以互相映射。现在对于中国来讲,最重要的是要把中国推介到世界,而非把世界带到中国来。
 
合拍不能忽视电影艺术价值
 
让·雅克·阿诺 法国著名导演
 
代表作《狼图腾》《情人》
 
现在很多的合拍大片,感觉都像是些昂贵的B级片。其中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好莱坞想要中国的钱。现在很多好莱坞电影喜欢到中国来取个景,再找个长腿的中国美女演个角色,觉得这就是合拍了,但这种电影没有艺术上的价值,仅仅是容易在中美两边找到投资而已。其实以前法国和意大利流行过这种合拍,就是这边找个明星,那边拍个外景,结果是把故事搞得颠三倒四,拍了一大堆垃圾。电影最终还是得卖座才能把钱挣回来,明星当然是有价值的,但合拍不能只限于这一点,不然的话电影就会像所谓“国际口味”的菜肴,其实啥都不是。
 
我的天性是“海外法国人”,我一直很喜欢为了拍某部电影到一个新的地方去,并深入了解那里,然后用摄影机表现出来。我接拍《狼图腾》是因为小说原著的主题打动了我——保护环境、人类与大自然的平衡,这些都是我自己深信的理念。
 
合作不仅限于制作 也适于发行
 
弗雷德里克·亨茨贝瑞
 
美国派拉蒙公司首席运营官
 
《变形金刚》是个非常著名的品牌,它无论在哪个国家都会受到年轻人青睐,我们也希望能够吸引全球年轻人。但同时我们也知道,不能只做这类型的电影,而是要进一步实现多元化,满足更多观众需求,而且这些观众不一定是北美观众。比如说棒球题材,可能只在美国和日本很受欢迎,对别的国家来说不太有吸引力,但我们同样会做这样的电影。
 
我们不能为了商业利益去牺牲我们的创意。我认为本土化有很多不同的色彩,重要的是能够最大限度地将世界各国的资源整合起来,在剧本阶段就能够无缝连接。我们的电影涉及美国以外很多国家的文化元素。我们不仅仅做合拍片,也可以在发行上合作。
 
现阶段就得耐心从“点”做起
 
吴冰
 
中国首位好莱坞女制片人、DMG集团总裁吴冰
 
“走出去”需要讲策略,现阶段,全球市场上好莱坞大片仍是主流,这种情况下,中国文化的“走出去”就得耐心地从“点”做起。
 
首先元素层面的输出应是现阶段的主流,这是我们一直坚持在做的,比如《钢铁侠3》中,王学圻扮演的吴医生用中医治好了托尼·斯塔克,我觉得这样潜移默化的设计其实对中国的国际文化形象传播是有帮助的,而吴医生也进入了漫威超级英雄角色库,这最重要。
 
第二阶段,才是把我们的题材拿到国际市场,争取获得更多的国际生产力和市场力量。“中国创造+国际制造+世界推广”是中国文化走出去的重要一步,是东方文明重新构建世界话语体系的一个好方法。
 
《综艺报》独家专访阿方索·卡隆
 
资金合作很容易 复杂的是内容上的合拍
 
《综艺》:第一次来到北京国际电影节,对这里的印象如何?
 
阿方索·卡隆:很不错。开幕式非常美,绚丽多彩。通过论坛认识了不少同行,可以交换很多资源。
 
《综艺》:你在论坛上说,对中国故事、题材感兴趣,具体是什么样的中国故事?
 
阿方索·卡隆:现在整体感受还比较抽象、模糊,没有一个具体的故事,我希望在这里挖掘一些故事出来。相比之下,我更喜欢现代题材,而不是历史片。
 
《综艺》:你说你喜欢看中国电影和书籍,具体是哪些电影和书?
 
阿方索·卡隆:我喜欢看香港警匪片,有一部印象较深,记不住名字了,是讲在北京和香港两个地方发生的故事。我还看过一部爱情片《全城热恋》,也不错。我自己想尝试拍的片种是悬疑片。我对中国当代文学很好奇,我想通过它们了解当代中国,无论是农村还是城市。
 
《综艺》:你上次来中国跟姜文导演见了面,你们有什么交流?
 
阿方索·卡隆:他是我见过的全世界最有魅力的男人。我上次去探他的班,受到了非常热烈的欢迎。我们在一起讨论电影,他向我展示了他要做的事情。那是一部非常大的电影(编者注:《一步之遥》),其制作规模令我震撼。他当时还没有看《地心引力》,后来我得了奥斯卡奖,他给我写E-mail恭贺。全球电影人之间的沟通很容易,不需要太多语言,电影就是我们沟通的主题。
 
《综艺》:好演员通常都是大明星,大明星一般都很贵,比如桑德拉·布洛克。你怎么平衡电影成本和表演质量?
 
阿方索·卡隆:电影一定需要好演员来呈现。在你拍摄一部好莱坞大片时,好莱坞提供给你的都是明星。桑德拉·布洛克是非常好的演员,只是恰好是明星。很多大明星都是好演员。不管拍什么电影,好演员都是至关重要的元素。这不是钱的问题,是因为电影需要最好的表演。当然,很多演员确实很贵。
 
《综艺》:与中国合拍时,你会选择怎样的项目?作为墨西哥导演,你成功进到好莱坞拍电影。其中哪些经验是可以让中国同行参考的?
 
阿方索·卡隆:其实我在好莱坞也比较边缘。有的电影刚好是好莱坞方面投资的,有些电影的投资来自多个地方。如果我要在中国拍电影,我仍然会拍一部我自己的电影,一部发生在北京的墨西哥电影或者好莱坞电影,从试图了解中国文化的视角来拍摄。
 
说到合拍,对合拍的定义有很多。有简单的资金合作,在商言商,对双方都比较容易。比较复杂的是内容上的合拍。它需要两个国家的文化对话,而不是一方凌驾于另一方。
 
《综艺》:你是墨西哥人,却一直在英国电影圈,后来去好莱坞,现在又与中国讨论合拍。你接下来会去哪儿呢?
 
阿方索·卡隆:我在英国电影圈待了12年,我把自己视为英国电影业的一部分,但这不表明我只属于英国电影业。我也拍墨西哥电影,但是我跟墨西哥社会的联系没有英国多,因为我的日常生活在英国。如果我拍一部跟中国有关的电影,我也不会把自己视作中国电影工业的一部分。接下来会往哪里发展,还没有计划,我四五年才拍一部电影,很慢的(笑)。
 
《综艺》:你上次来中国是以《地心引力》导演的身份,这次来是以奥斯卡最佳导演的身份。两次旅程,你的感受有什么不同?
 
阿方索·卡隆:上次来是要推销电影,必须努力把电影推向大众。那次中国之旅,我感觉到中国影迷和媒体的支持。这次来北京,我觉得有更多人认识我了,收到很多积极反馈。
 
奥斯卡对我的事业发展很有帮助,我接下来的工作都会更容易。我想更自由地拍中小成本电影,没有视觉特效,没有大场面。这样,也能离我的家人近一些。
 
《综艺》:你曾说过,在拍不同文化背景的电影时,会做很多功课。都是些什么样的功课?
 
阿方索·卡隆:我在每一个项目上都会准备很长时间。除非觉得已经抓住了想表达的东西。这不是说我得先找到答案,而是要找到“问题”,虽然你可能永远无法解决这个问题——拍摄一部电影就是提出问题,寻找答案的过程。
 
《综艺报》独家专访让·雅克·阿诺
 
很多合拍大片感觉都像是些“昂贵的B级片”
 
《综艺》:这是你连续第二年参加北京国际电影节,感觉如何?
 
阿诺:很不错,这几年我待在中国的时间比待在法国还长,我都觉得自己是个中国人了,虽然我还不会说中文。
 
《综艺》:《狼图腾》是2008年启动的,这部电影为什么花了这么长时间?
 
阿诺:是,这个项目6年前就开始了。首先是看景,因为必须先确定拍摄地点,然后才能就近建立大本营,包括建立训狼的动物园。训练狼的过程十分漫长,这是这部电影花了这么长时间的一个主要原因。狼很野性,如果不是从小就习惯人的话,是没法拍电影的。训狼花了3年时间,最后养了35只狼,它们既保持了天生野性,也能满足我们的拍摄需求。
 
制作时间长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这个故事跨越了四季。
 
我们开机是在2012年7月,拍摄花了一年半时间。为了这部电影,我在内蒙古待了很长时间。原著小说的故事发生在内蒙古北部,靠近蒙古边境,我们就是在那附近拍摄的。我对这片美丽的地方已经了如指掌,我也希望能把这些传递给观众。
 
《综艺》:你对这个项目的兴趣是何时开始的?
 
阿诺:实际上是片方先联系我的。紫禁城影业的张强先生找到我,向我介绍了这本书。《狼图腾》小说原著打动我的是主题——保护环境、人类与大自然的平衡,这些都是我自己深信的理念。而且有一个很巧合的地方:我年轻时离开法国去非洲从军的那一年,正好是《狼图腾》小说作者姜戎前往内蒙古下乡的那一年,结果他爱上了蒙古,我则爱上了非洲——不同的地方,类似的故事。
 
我一直对中国充满好奇,自打孩提时起。我对蒙古文化也很感兴趣,这本书具备了所有这些元素。我很高兴过去的几年拍了这部电影。《狼图腾》真的是一部一辈子都难得有机会拍摄的一部电影。
 
《综艺》:你拍电影的时候,都是这样提前好几年待在要拍片的地方吗?
 
阿诺:是的,这是我拍电影的方式。因为我想要我的电影拍出某种独特韵味,那就得首先抓住、理解这种韵味。拍电影的时候,每天要面临成百上千的具体问题,作为导演,必须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当然我不是什么都懂,所以我总会有很多顾问在身边。比如《狼图腾》的故事发生在“文革”时期,对此我就需要了解,还有那时候的学生,他们的状态是怎样的等等。我希望自己能在这里再拍一部电影,中国的好故事真是太多了。
 
《综艺》:这样的拍片模式需要一支彼此熟悉的核心团队,但听说《狼图腾》的剧组里一共只有8个外国人?
 
阿诺:是的,剧组一共有480多人,“老外”只有8个。中国有不错的电影工业和专业人员。当然初期肯定需要磨合,但结果我很满意——《狼图腾》的团队是我遇到过最好的,这是真话。比如我们的器械师,真的是我用过的团队中最好的,现场我们有30个灯光师、20个器械师——在法国可能也就3个人。所以这次的现场调度非常迅速有效。这次拍片我被给予很大自由度,我非常享受这次拍片的过程。我们的团队非常坚强,微笑着度过了一次次极其严酷的考验:雪暴、严寒、高海拔、长距离奔波……我们尽最大努力完成了这部电影。整个剧组非常融洽,我带来的外方人员,有的甚至学会了中文,他们也都爱上了中国。
 
《综艺》:你拍过很多具有异域风情的电影,但似乎没拍过特别纯正的法国电影,为什么?
 
阿诺:我其实拍过一部纯法国电影——我的第二部作品《轻举妄动》(Coupdetête),但她却是我所有电影中唯一一部在国际上全无反响的电影。我的天性是“海外法国人”,我一直很喜欢为了拍某部电影到一个新的地方去,并深入了解那里,然后用摄影机表现出来。对我个人而言,人生的一大快事就是不断发现新事物,然后接受、理解这种发现。《狼图腾》就是这样,我试图以片中角色的眼睛“发现”蒙古。这是一次美妙的经历,我真正感受到了小说里人物的感受,现在我要把这些感受传递给观众。
 
《综艺》:前面你说过还想在中国拍一部片,现在是否在接触新项目?
 
阿诺:是的,当然现在还没确定。我已经和喇培康先生、张强先生他们签了一份协议。中国真的有太多故事。我在这里很愉快,每天都很开心,和周围的人也处得很好——在我看来这是拍电影的关键,如果你不喜欢这里的人,就应该离开,更别在这儿拍电影。
 
《综艺》:中法两国之前正式签署了合拍协议,在你看来,这对中国电影有何意义?
 
阿诺:中国对海外片有进口配额,法国也有,所以合拍协议最大的意义是可以绕开配额,让更多中国电影不受限制地进入法国和欧洲市场。《狼图腾》在法国、欧洲就能得到本地电影的待遇,尽管这是一部中文片。这种合作很重要。法国的电视台有义务放映法国和欧洲的电影,就是得益于合拍协议。中国的电影现在也能进入这些原本很难进入的渠道——对电影文化的传播来说,其实电视台的渠道非常关键,因为其会年复一年一遍又一遍重播,如此,一部电影才能持续在观众心中留下印记,其生命力能得以延长。
 
对中国影人来说,即便是拍摄中文电影的导演,好好考虑一下合拍也是有好处的。法国是欧洲的电影大国,当地的制片人对新题材和新机会比较敏感,法国电影产业中,合拍非常广泛,我们甚至还有支持拍外语片的专项基金。实际上,有法国投资的中国电影也不少。这些都能帮到中国电影,尤其是本地的年轻电影人。这样的交流对中法电影文化都有益。
 
《综艺》:但现在中国的合拍似乎更多希望模仿好莱坞的风格样式和制作模式,对此你怎么看?
 
阿诺:现在好莱坞的创意水平其实是在下降的,太多的改编和续集了,他们自己心里也有数。至于现在很多的合拍大片,如你所说,感觉都像是些昂贵的B级片。其中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好莱坞想要中国的钱。现在很多好莱坞电影喜欢到中国来取个景,再找个长腿的中国美女演个角色,觉得这就是合拍了,但这种电影没有艺术上的价值,仅仅是容易在中美两边找到投资而已。其实以前法国和意大利流行过这种合拍,就是这边找个明星,那边拍个外景,结果是把故事搞得颠三倒四,拍了一大堆垃圾。电影最终还是得卖座才能把钱挣回来,明星当然是有价值的,但合拍不能只限于这一点,不然的话电影就会像所谓“国际口味”的菜肴,其实啥都不是,我自己反正是更喜欢去真正的外国餐厅吃点自己不知道是啥的玩意儿。
 
我觉得中国的电影产业是有机会的,现在世界上成功的电影很多是爆米花一类的片子,其中有些确实不错,但在成功的电影中,其实更多的是有创意的片子,斯皮尔伯格、卡梅隆等导演这些年一直在努力拍摄与众不同的电影。我觉得中国电影需要被更多的人看到,而对于国际电影界来说,从中国获取灵感也非常重要。因为在很多欧美国家,电影的潜力其实已被耗尽了,但中国还有很多可待挖掘的内容。所以说,现在对中国电影有益的也就是对电影本身有益的。(综艺报报道)

相关热词搜索:海外影人 阿方索·卡隆 合拍模式 中国电影人

上一篇:超级英雄为环保助力,蜘蛛侠春日携女友植树美化环境
下一篇:告诉你真实的美版与中版《一代宗师》的不同

分享给你们的小伙伴吧